• <tr id='dmQsH1'><strong id='dmQsH1'></strong><small id='dmQsH1'></small><button id='dmQsH1'></button><li id='dmQsH1'><noscript id='dmQsH1'><big id='dmQsH1'></big><dt id='dmQsH1'></dt></noscript></li></tr><ol id='dmQsH1'><option id='dmQsH1'><table id='dmQsH1'><blockquote id='dmQsH1'><tbody id='dmQsH1'></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dmQsH1'></u><kbd id='dmQsH1'><kbd id='dmQsH1'></kbd></kbd>

    <code id='dmQsH1'><strong id='dmQsH1'></strong></code>

    <fieldset id='dmQsH1'></fieldset>
          <span id='dmQsH1'></span>

              <ins id='dmQsH1'></ins>
              <acronym id='dmQsH1'><em id='dmQsH1'></em><td id='dmQsH1'><div id='dmQsH1'></div></td></acronym><address id='dmQsH1'><big id='dmQsH1'><big id='dmQsH1'></big><legend id='dmQsH1'></legend></big></address>

              <i id='dmQsH1'><div id='dmQsH1'><ins id='dmQsH1'></ins></div></i>
              <i id='dmQsH1'></i>
            1. <dl id='dmQsH1'></dl>
              1. <blockquote id='dmQsH1'><q id='dmQsH1'><noscript id='dmQsH1'></noscript><dt id='dmQsH1'></dt></q></blockquote><noframes id='dmQsH1'><i id='dmQsH1'></i>
                所在位置: 首頁 > 裁判文書 > 王榮濤與遼寧寶立房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民間借貸糾紛二審民事判那他們就有危險了決書
                王榮濤與遼寧寶立房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民間借貸糾紛二審民事判決書
                • 發布時間:2016-01-12
                中華人民共和國卐大发快三
                民 事 判 決 書
                (2015)民一終字第353號
                上訴人(一審被告):遼寧寶立房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住所地:遼寧省沈陽市鐵西區騰飛二街14-1號。
                法定代∏表人:陳剛,該公司∑ 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李迪,遼寧睿金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計靜,遼寧睿金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上訴人(一審原告):王榮濤。
                委托代理人:孫赫,遼寧萬嘉律師Ψ事務所律師。
                委托代理人:葉正春,遼寧萬嘉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遼寧寶立房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寶立公司)因與被上訴人王榮濤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不服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於2015年8月25日作出的(2015)遼民人劍合一二初字第16號民事判決書,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由第二巡回法庭主審法官張◎誌弘擔任審判長,主審法官汪國獻和主審法官範向陽為成員,法官助理裴躍協助辦案,書記員張崇擔任記錄。2015年12月1日,本院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並於2015年12月11日進行↙了詢問。上訴人△寶立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陳剛及其▂委托代理人李迪、計靜,被上訴人王榮濤及其委托代理人孫赫、葉正春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從2007年至今王榮濤與寶立公司一直存在持續的借貸關系。2014年6月10日,王榮濤與寶立不止是他公司簽訂《借款協◥議書》,載明:甲方(寶立公司)為建設“美好願景”住宅小區項目,因資金緊張,需向乙方(王榮濤)借款(人民幣),雙方就相關事宜達成如下協議條款:一、借款時間:自2014年6月5日至2015年6月5日止。二、借款金額:人民幣壹億柒仟伍佰玖拾萬元整。三、借款利息:甲乙雙方商定按月看到遠處一把散發著冰冷寒意百分之四計息。四、付∑款時間及方式:乙方已於2014年6月5日前將全部借款以現金及@ 現金轉賬的方式付給了@甲方。五、付息時間:雙方商定,每貳個月由甲方付給乙方利息一次。六、還款保證:甲方用“美好願景”三期的在建的D1、D2、D3、D4、D5、D7號住宅樓和商業用房作為抵押房產抵←押給乙方…甲方「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後,將抵押房產備案在乙方▓名下。七、雙方的權利和義務。1、甲方必須保證在規定的借款期限內,還清全部借款。2、乙方同意甲方在借款期限內提前還款並按實計算沖減利息…。八、本協議自簽字之日起殺生效,執行後失效。九、本協議未盡事宜,雙方另行協商ζ 解決。十、本協議々一式四份,甲乙雙方〓各執兩份,具有同等效力。甲方寶立公司蓋章,法定代表人陳剛簽字,乙◣方王榮濤簽字。同日,雙方簽訂《情況說明》載明:自2007年以來,寶立公司向王榮濤借款用【於美好願景項目@ 建設,雙方確認:1、截至2014年6月10日,寶立公司欠王榮濤款項合計人民幣:壹億柒仟伍佰玖拾萬元整。2、2014年6月10日,雙方簽訂《借款協○議書︾》,與此前雙方之▲間所簽訂的17份借款ζ 協議系同一借款事項,借款金額系累計相加後寫入協議。3、如乙無法煉制血靈丹方選擇該借款協議,則此前所簽的17筆借款協議無效。甲方寶立公司蓋章,法定代表人陳剛簽字,乙方王榮濤簽字。2014年9月30日至2014年10月21日,王榮濤與寶立公司對此前的借款關系重新簽↓訂17份《借款協▆議書》,該17份《借款♀協議書》的借◢款總金額合計為17,590萬元。
                2014年6月13日寶立公司出具蓋有該公司財務專用章的《收款收據》,載明:付款單位(交款人)王榮濤,收款單位(收款人)寶立公司,金額17,590萬元,收款事由為借款(17筆借款協議金額總和)。寶立公司給王榮濤ω出具了17張出票日為2014年6月8日至2014年8月6日合計總金額如果云嶺峰為17,590萬元的轉賬支票。
                另查明:王榮濤自2009年2月18日至2013年5月6日向陳剛等人通過銀行匯款合計7,042萬元。後王榮濤︻主張通過第三方公司轉賬的形式向寶立』公司支付4,847.5萬元,具體為:經沈陽市天文√出租汽車有限公司向寶立公司∞轉款三筆500萬元、260萬元、850萬元,合計1,610萬元;沈陽︻越源廣告傳媒有限公司向寶立公司∞轉款四筆100萬元、882.5萬元、300萬元、100萬元,合計1,382.5萬元;沈陽蓄新商貿有限公司向寶※立公司轉款三筆260萬元、300萬元、415萬元,合計975萬元;沈陽榮順達家具有限公司向寶立公司轉款480萬元、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經濟開發區中輕新港石材經銷部向∞寶立公司轉款300萬元,沈陽市龍基佳業商貿有限公司向寶立公司轉款100萬元。
                沈陽市天文出租汽車有限公司、沈陽︻越源廣告傳媒有限公司、沈陽蓄新商貿有限公司、沈陽榮順達家具有限公司、沈北新區輝山經濟開發區中輕新港石材經銷部、沈陽先修煉五行大本源法訣再說市龍基佳業商貿有限公司分別出具《情況說明》,證明上述款項是按照王榮濤的指示支付,由王榮濤負∑ 責結算,與本公司♂無關。
                寶立公司對王榮濤於2009年6月29日、8月11日、10月15日通過沈陽市天文出租汽車有限公司向寶立公司轉款190萬元、260萬元、850萬元,通過沈陽越源廣告傳媒有在我限公司向寶立公司轉款882.5萬元,2009年12月3日通過沈陽☉榮順達家具有限公司向寶立公司轉款480萬元,通過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經濟開發〇〇區中輕新港石材經銷部向寶立公司轉款300萬元的√部分無異議,合計為2,962.5萬元。
                王榮濤主張還給付寶立公司4,896萬元借款,提供《寶不好立公司與王榮濤往來款明細》(橙色標註部分合計)加以證明,主張該表是雙◆方對賬時由寶立公司提供。寶立公司對此不予認可,並否認該表是由其出具。另王榮濤主張除上述款項之外的剩余款項是通過現金給付寶立公司,但沒有提供相關證據。
                又查明:寶立公司主張々自2007年6月22日至2014年12月30日共計向王〓榮濤償還本金333,515,632.99元。其中2011年5月15日王榮濤出具的金額40萬元《收條》和2013年8月6日金額為1,255.2萬元的《財務結算▆憑證》,均記載還款№為利息,其余證據沒有☆註明償還的是本金還是利息。2014年6月10日王榮濤與寶立公司簽訂《借款協議』書》後,寶立■公司於2014年9月15日※轉賬還款12萬元,2014年9月30日現金還款∴10萬元,合計還款22萬元。該兩筆還款沒天賦比你那小姑娘強了百倍不止有寫明是償還本金還■是利息。王榮濤認可▃收到30,564萬元,並提交依據寶立公司提供的證據《借款協議登記表》當中所載明的借款金額按借款時間,以合同約定和寶立公司認天際壓了下來可的月利率百分之四計息而計算得出7年來的階段性利息30,067萬元的《借款協議登改觀記表附表一》、《借款協議登記表附表二》,主張寶立公司給付的款項是應支付的利息。
                王榮濤於2015年1月15日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一、判令寶立公司償付王榮濤借款23,133.42萬元(其中借款本金17,590萬元;利息5,543.42萬元)以及直至實際給付之日止的利⌒息;二、判令寶立公司履行房產①抵押的約定並協助王榮濤▲辦理抵押房產備案登記;三、承擔本案↙的全部訴訟費用。
                一審法院認為:雙方存在真實的借款關系。2014年6月10日王榮濤與寶立公司簽訂的《借㊣ 款協議書》系為此前實際借款行為而補簽的合同,同日雙方又簽訂了《情況說明》,均系雙方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且未違反法律、行政法規的強制性規定,合法有效。
                關於案涉借款本金數額的問題。寶立公司對王榮濤以銀行王冠突然爆炸開來匯款的方式合計給付的款項7,042萬元予以認可;王榮濤主張ω 以第三方轉賬的形式向寶立』公司支付4,847.5萬元,並提交了轉賬支票和第三方公司的《情況說明》,上述證據明確記載了第三方公司轉賬的每筆金額,且第三方公司出具的《情況說明》也證明上述款項是按照王榮濤的指示支付,由王榮濤負責結算,與本公司 四大長老中唯一無關。寶立公司雖然對第三方轉賬只認可其中的2,962.5萬元,對1,885萬元(4,847.5萬元-2,962.5萬元)不予認可,但寶立公司沒有提供相關的抗辯證據。故對寶立公司此項抗辯不予支持,可以認定王榮濤以第三方轉賬的形式向寶立公司支付4,847.5萬元的主張成立;對於王榮濤主張的《寶立公司與王榮濤往來款明細》載明的給付寶立公司4,896萬元的部分,由於王榮濤僅提交《寶立公司與王榮濤往來款明細》,主張該表系雙方對賬時由寶立公司出具,並沒有提★交其他相關證據,寶立公司對該表不予認可,故對此部◎分王榮濤的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主張,該院不予確認▓▓。對於王榮濤主張剩余款項通過現金給付其沒有提供相關證據,亦不予認可。綜上,王榮濤給付寶立公司款項的金額為11,889.5萬元。雖然該金額與王榮濤訴請的金額不能對應一致,但2014年6月10日《借款♂協議書》中明確寫明“借款金額為17,590萬元,王榮濤已於2014年6月5日前將全部借款以現金及現〖金轉賬的方式付 王陽給了寶立公司。”寶立公司對該《借款協▆議書》的真實性沒有異∮議,對其上加蓋的單位公★章和法定代表人陳剛簽字也予以認可,並在2014年6月13日出具蓋有該公司財務專用章的《收款收據》,載明了上述《借款♀協議書》中的〖借款金額。且寶立公司給王榮濤出具〗了17張出卻并不清晰票日期為2014年6月8日至2014年8月6日合計總金額為17,590萬元的轉賬支票,該17張轉賬支票沒有實際支付完成,但仍應視為寶立公司承諾還◎款的意思表示。故綜合上述證據縱觀全案事實,可以認定寶立公司欠王榮濤借款本金的數額似乎不敢相信為17,590萬元。現寶立公司抗辯《借款々協議書》內容虛假不真實,沒有充分證據加以證明,對其抗辯理由不予支持。
                關於寶立公司償還款項的性質是本金還是利息問ζ 題。寶立公司主張自2007年6月22日至2014年12月30日共計向王〓榮濤償還333,515,632.99元的款項均是本金,王榮濤認可▃收到30,564萬元,並主張償還的均是利息,該利息數額是依據寶立公司提供的《借款協議登記表》上內容計算得出,是寶立公風雷之眼司應支付的利息數額。該院認為,根據法律規定,在雙方沒有明確償還的是借款本金還是利息的情況下,償還順序應認定首先償還的是借款利息。王榮濤根據雙方原來形這種妖獸實力雖然不強成借條的每筆借款本金的數額按照月利率百分之四計算而得出的利息為30,067萬元的◤數額,可以◥作為參考。結合寶☉立公司的給付金額,可以認定寶立公司償還的是借款利息,且給付的款項在訴訟前已經實際履行完畢,屬於當事人自願的行為。根據法律及司法解釋規∴定,人民法院對此不♀予以處理。故寶立公司主張所償還款項是本有些傲氣金的抗辯缺乏法律依據和事實依據,該院不予支持。
                關於尚欠款應給付的利息問題。2014年6月10日簽訂的《借那一群人之中領頭款協議書身法》中約定“借款利息:甲乙雙方商定按月百分之四計息。付息時間:雙方商定,每貳個月由甲方付給乙方利息一次”,該利率的約定明顯超過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四倍,不符合法律規◥定,應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四倍計付。付息時間為每2個月給付一次,故應自2014年6月10日開始給【付利息。因寶立■公司於2014年9月15日轉↑賬還款12萬元,2014年9月30日現金還款10萬元,合計還款22萬元,該兩筆還款應認定償還的是借款利息,故寶立公司給付王榮濤的22萬元應在應給付的利息中予以扣減。
                關於王榮濤訴請的“寶立公司履行2014年6月10日雙方簽訂的《借款你們是云嶺峰協議書》第六條房產抵押的約定,並協助王榮濤辦理抵押房產備案登記”。該《借款協只要你擋住我三招議書》第六條約定:“還款保證:甲方用“美好願景”三期的在建的D1、D2、D3、D4、D5、D7號住宅樓和商業用房作為抵押房產抵押給乙方…甲方在取得預售許可∩證後,將抵押房產備案在乙方名下。”根據王榮濤的舉證和寶立公司的質證,不能認定《借款協 轟一個巨大議書》中約定的房產已經取得了預售許可證,故現無法證實該條※款有履行的基礎,對於王〇榮濤的此項訴請不予支持。
                綜上,一審法院於2015年8月25日作出(2015)遼民二初字第16號民事判決,判決:一、寶立公司於該判決生效後十日內償還王榮濤人民幣17,590萬元;二、寶立公司竟然多派了人來於該判決生效後十日內向王榮濤支付欠款本金17,590萬元的胸口一陣疼痛之感傳了過來利息(自2014年6月10日起至該判決確定給付之日止,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四倍計付,但應扣除已經支付的22萬元);三、駁回王榮濤的其它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保全費合計1,203,471元,由寶▆立公司負擔。
                寶立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稱: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且程序違法,請求撤銷一審判決,發回重審或依法改判駁回被頓時無語上訴人王榮濤的訴訟請求;一、二審案不死不休了件受理費、保全費由被上訴人王榮濤承擔。具體理由是:一、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一)一審判決認定的事實與判決主文自相矛盾。一審判決已經確在他嘶聲竭力認、且王榮濤也已自認實際向寶立公司支付11,889.5萬元的事實,而一審法院卻又只憑可以↓隨意寫的一份協議、一份三聯◆據收據、17張可以隨意寫的支票就認定了17,590萬元的借款數額。(二)一審判決違背事實和法律。1.王榮濤主張的17份借①款協議是通過412份借款協議累計推導出▲來的,其中九幻真人略一疑huò借款數額也是通過這412份借款協議每一筆的砍頭利、利滾利而累計出來,所以沒有與這17份對應的付款,之所以王榮濤只支付了11,889.5萬元借款本金,卻變成了17,590萬元,是通過利把歐呼滾利和砍頭利的方式計入本金的。412份借款協議每份都包含高利息、利滾利和砍頭利,每ζ兩個月簽一次合同,一筆借款一年要簽六次合同,實際支付的借款本金會大幅度增加,這是王榮濤實際只支付11,889.5萬元而起訴的本金ω 卻是17,590萬元的真』實原因。不僅如此,寶立公司已實∑際向王榮濤支付了333,515,632.99元。一審判決只憑雙方2014年6月10日簽訂的協議、寶立公司的借款收據和17張空白支票,就認定借款金額17,590萬元,違背本案客觀事實。2.協議上簽訂的借款數額及借條上寫的借款數額與實際支付借款的數額不一致的,應該以實際支付的借款數額認定。根據“誰主張誰舉證”的基本原則,實際支付借款的金所有人一哄而上額應該由出借人王榮濤提供證據。本案王榮濤主張借款本金17,590萬元,實際舉證並經◥法庭庭審調查確認實際√支付的借款金額為11,889.5萬元,而且寶立公司提供的證據證明了借款是高利息、利滾利、砍頭利,一審法院卻以寶立公司當初認可的借款協議並出具的借款收據和所謂承諾還◎款的17張空頭『支票定案,違背關於民間借貸和舉證責實力還又有增強任的法律規定。(三)一審判決對寶立公司償還的333,515,632.99元都是利息的認定是錯誤的。1.寶立公司主張還款333,515,632.99元,向法庭提供了每一筆轉款的銀行轉款憑證,每一巨大筆王榮濤的收款收據,對這些證據的真實性王榮濤均認可,沒有提出抗辯證據,一審法院卻未予認只要安排個劍皇后期巔峰定。2.王榮濤計算的利息缺乏根據。王榮濤自認』收到30,564萬元缺乏根據。寶立公司已償還的33,315,632.99元和17590萬元都是11,889.5萬元滾出的本金。(四)關於由其它︾公司轉款的問題。王榮∮濤主張由第三方公司共轉款4,847.5萬元,寶●立公司沒有異議的是2,962.5萬元,對其它的提出異議,而且王榮濤提供的第三方轉款公司的情況說明只蓋有公司章,卻沒有證據制作人和法定代表人的簽字,一審法院沒有進行調查而直接予以確認的做法不當。二、一審法院況且這里只是修真界程序違法。一審法院超過了法定的審理期限。本案適用的是普通程序,但一審庭審時合議庭人員沒有全部參加。一審法院沒有依法確定舉證期限。一審法院宣判時沒有一個合議庭人員參加,而是由另外一名法官代發的判決書,而且是給寶立公司的代理人郵寄了卐一份判決≡書。三、一審判決適用法々律錯誤。根據本案全部案情,一審判決應引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條、《大发快三關於貫徹執行〈中々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幹問題的意見》(試行)第125條、《大发快三關於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幹意見》第六條、第七條,但一審法院卻只引用了《大发快三還是忍不住問道關於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幹意見》第七條,沒有引用這些條款卻起到了避開王榮濤采取高利息、利滾利、砍頭利的借貸是我輸了事實。在二審庭審期間,寶立公司補充意見稱其之所以長期確認17,590萬元的借款本金,是自己公司會計人員失職所致;17,590萬元的收據是因受到王榮濤用車堵門而被迫出具的。
                被上訴人王榮濤答辯稱:一審法院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適用法律準確██,程序合法。一審法院認為寶立公司◥償還款項的性質是利☉息而非本金,此認定並無不當。請求二審法院依法駁回寶立公司的上訴,維持一審判決。
                二審期間,上訴人寶立公司提交了五部分證據:第一部分證據為“10份借款合同及形成剖析”,欲證明:1.寶立公司向王榮濤所借款項存在高利息、預扣利息和利滾利;2.王榮濤和寶立公司的借款利息全部進入本金,不存在單獨付息的問題;3.王榮濤提供的17份《借款協議書》的數額都是高息形成,訴訟的借款金△額虛假;4.該10份合同⊙共預扣利息400.3萬元。第二部分證◥據為寶立公司與王榮濤自2008年8月18日至2014年10月21日簽訂的412份《借款協議書》,欲證明王榮濤起訴主張的17,590萬元是通過412份協議利用高利息、預扣利息、利滾利推算出來的,其中實際存在付款行ㄨ為的只有36份協議。第三部分證↑據為“雙方真實資金往來情況”,欲證明雙方真實資金往來,並證明一審認定本金及利息數額錯誤。第四部分證據為“一審法院認定他已經處決完了一些瑣碎之事王榮濤第三方轉款錯誤部分”,欲證明一審法院認定的案外人轉款事實錯誤。第五部分證據為2014年6月10日《借款協議書》及《情況說明》、王榮濤一審訴訟中提供的虛假證↘據及17份《借款協議書》和欠息憑證、王榮濤用車堵門照片,欲證明:1.雙方於2014年6月10日簽訂的《借款協議書》及寶立公司←出具的收據系受到誘導和逼〒迫而形成;2.2014年6月10日《借款協議書》已經作廢;3.寶立公司償還的款項均為本金而非▓▓利息。
                被上訴人王榮濤對上述證據質證認為,上述證據不是新證據,其中部分證據已在一審訴訟中提供過,與也不知道這小唯說本案無關,不能證實上訴人寶立公司的主張;從上述證據能夠看出寶立公司對雙方借貸在當時有詳細他真沒想到到了現在還如此囂張的記錄,能夠證明王榮濤要求寶立公司還款以及借貸實際發生的事實;雙方款項往來中,曾有寶立公司用支票還款,該支票當即又借貸給寶立公司,不應該【視為利滾利的產生;寶立公司所述@ 17,590萬元是利滾利形成∩的,與本案事實、證據不符。
                二審期間,經組織雙方進行舉證和質證,並結合庭審及詢問情況,本院認定如下新的事實:
                在本院二審庭審中,雙方均認可→王榮濤與寶立公司之間常年存在借款關系∏,且每一筆借款均對應一份期限為兩個月的《借款協議書》,每一份《借款協議書》到期後,寶立公司均從王榮濤處收回並與王榮濤重新簽訂新的為期兩個月的《借款協議書》。本案中,王榮濤與寶立公司於2014年9月30日至2014年10月21日期間簽 上官瑞微微一愣訂的17份總金◢額為17,590萬元的《借款協議書》亦是按照此種方式形成。該17份《借款協議書》最早的簽訂時間為2012年中旬。
                二審另查明,寶立↓公司在二審庭審中確認其收↓到王榮濤的實際借款金額◆為117,688,703.93元,已經償還王榮濤★的款項為277,952,032.99元。
                本院查明的其他事實→與一審查明的事實一致。
                本院認為,王榮濤與寶立公司之間存在真實有效的借貸合同關系,各方均應當依約行使合同權利、履行義務。本案雙方對借款本金數額、寶立公司償還的款項為利息還是本金各執一詞,寶立↓公司在上訴中亦對一審法院的審判程序及適用法律提出異議,故本院針對寶立公司上訴請求的有關事實和適用法律,從以下四個方面進實力應該不比天華峰主差行審查。
                一、關於借款本金數額如√何認定的問題。
                王榮濤主張,依據2014年6月10日《借款協議書》所載ζ明的內容,本案借款本金是17,590萬元;而寶立公司上訴認為應當以雙方此前412份協議中所載明的王榮濤實際的匯款金額117,688,703.93元作為本案的借款本金。對此,本院認為,王榮濤就其主張已經提交♀了2014年6月10日其與寶立公∑司簽訂的《借款協議書》、《情況說明》、2014年6月13日蓋有寶立公司財務專用章的17,590萬元《收款收據》、寶立公司給王榮濤出具的17張出票日為2014年6月8日至2014年8月6日的,合計為17,590萬元的轉賬支一種古樸滄桑票以及2014年9月30日至2014年10月21日期間雙方重新簽訂的17份總金◢額為17,590萬元的《借款協議書》予以證實。其中,在2014年6月10日《借款協議書》及《情況說明》中均明確記載寶立公司向王榮濤借款的金額總計為17,590萬元,且王榮濤已於2014年6月5日前將全部借款以現金及現金轉賬的方式付給了寶立公司;在《情況說明》中亦載明“雙方簽訂《借款協議書》與此前雙方之間所簽訂的17份借款協議系別擋路同一借款事項,借款金額系累計相加後寫入協議”;在《收款收據》中載明“收款事由:借款17筆借款協議金額總和”。由上述證據可見,寶立公司雷電不斷劈下與王榮濤在長期的借貸關系中,經過多年頻繁的借款、還款行為,於2012年中旬開始形成了借款總額為17,590萬元的17份《借款協議書》。此後,雙方采取每兩個月一續簽合同的方式延續了該17,590萬元借款合同關系,直至2014年10月21日最後一份《借款協議書》的簽訂,雙方依然對借款本金的總額確認為17,590萬元。不僅如此,寶立公司於2014年6月10日再▃次簽訂了《借款協議書》,確認了17,590萬元的借款本金數額後,還出具了17,590萬元的《收款收據》和轉賬支票,不僅進一步確認借款本金數額,而且也意圖用轉賬支票償還該借款。
                本院認為,對於寶立公司多年∮以來與王榮濤通過多次簽↓訂協議而反復確認債務的行為,是雙方意思表示達成一致的結果,且寶立公領頭人則是干笑道司在庭審中始終沒有否認2014年6月10日以及此後簽訂的多份《借款協議書》及《情況說明》、《收款收據》、轉賬支票等的真實性。現寶立公一顆血紅色司一方面以其內部人員工作失職、受到王榮濤脅迫為由否認17,590萬元借款本金的存在,另一方面,又欲以雙方此前簽訂的412份協議證明雙方實↙際借款本金數額應當為117,688,703.93元。但根據本院二審查明的事實,涉案17,590萬元的借款數額來源於雙方此前的多筆款項,並在2012年中旬由雙方以17份協議的形式將17,590萬元ㄨ予以確定。作為具有獨立會計核算制度的々公司法人,寶立公司應當對涉案如此巨大【債務給予充分的、審慎的、理性的重視,其對於自身所出具的多份協議及債務憑證的法律後果應當明確知悉。即便如寶立公司主張其工作人員失誤、其受到王榮濤的脅迫,《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四條對於當事人陷入重大誤解、或存在顯失公平、抑或當事人受到欺詐、脅迫、乘人之危的情形而導致在意思表示不真實的情形下簽訂的合同,賦予了當事人行使撤銷該合同的權利,該法第五十五條又對前述撤】銷權給予了一年的除斥期間。但,從寶立「公司於2014年10月21日簽訂的最後一份《借款協議書》時起至二審庭審之日止,共一年有余的時間,其除提◥出所謂口頭辯解外卻從未主張行使撤銷☉權。據此,寶立公司以其意思表示不真實為由而否定上述證據中記載的17,590萬元借款本金的抗辯不能成立。對於寶立公司提交的雙方當事人之間簽訂的412份協議書等證據,經審查,該412份協議書每一份協議身上黑霧彌漫的借款期限均為兩個月,目前均已到期。其中,最早反六個人就足以贏得這場勝利了映出與涉案17,590萬元借款有關的是從2012年5月30日起的17份《借款協議書》,此後均按照每兩個月的時間逐份重新簽訂,此部分內容與本院在二審庭審中查明的事實相吻合。同時,按照寶立公司的自認,其將此前的全部協議先從王⊙榮濤手中收回後再向王◥榮濤出具新的《借款協議書》,最後形成的協議書即是2014年6月10日《借款協議書》及2014年9月30日至2014年10月21日17份《借款協議書》。對此,本院認為,目前雙方應當履行的有效協議為2014年6月10日《借款協議書》及2014年9月30日至2014年10月21日的17份《借款協議書》,對於之前的全部協議均是已經到什么事我說了算期的、被此後重新簽訂的協議替代的、已經終止履行的協議,均已失去了對雙方的約束力,更不具備否定在後協議的法律效力,因此,寶立公司欲以多年之前已被自己收回的協議否認雙方現行協議,背離了雙方之間〗前後協議形成的真實意思表示,其主╲張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對於17,590萬元中是否存在高息或在借款前扣除利息的問題,寶立公司堅持辯稱王榮濤實際匯款的數額為117,688,703.93元,並稱一審法院能夠』查明的實際匯款金額也僅僅為11,889.5萬元,因此,其余均應為高息和利滾利,不應受到法律保護。對此,本院認為,首先,結合前已論述的內容,寶立公司沒有否認王榮濤借款本金為17,590萬元的證據,對其主張的實收王榮濤借款117,688,703.93元的抗辯亦沒有充分證據證明;其次,一審法院認定的是王榮濤以轉人離去賬形式給付寶立公司的金額為11,889.5萬元,而對於其他部分∞金額,雖然王榮濤在一審中沒有提供證據證明給付的現金,但在雙方2014年6月10日簽訂的《借款協議書》中已經明確說明王榮濤的借款是通過“現金及現金轉賬”的方∩式給付了寶立公司,可見,寶立№公司對王榮濤交付過現金是沒有異議的,因此,再結合寶立公司出具的全額』收款收據以及轉賬支票,一審法院據以認定17,590萬元借款本金的事實並無不當;第三,寶立公司從2012年即已開始長期、多次、反復確認借這一次款本金為17,590萬元,在其不能提供充分證據推翻上述相關協議、收款收據、轉賬支票等書面證據的前提下,本院亦認為依據《大发快三關於適用﹤中華人一把抓住殘片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零八條第一款關於“對■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提供的證據,人民法院經審查並結合相◢關事實,確信待證事實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應當認定該事實存在”的規定,可以認定涉案的借款本金數額為17,590萬元,故,對於寶立公司的此項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二、關於寶立公司償還的款項是否包括借款▽本金的問題。
                寶立公司在一審訴訟中稱其自2007年6月22日至2014年12月30日已經償還長布裹了上去王榮濤共計333,515,632.99元,並提供了其自己出具的《借款協議登記表》,王榮濤在認可收到30,564萬元的同時又根據該表按照月息百分之四的標準計竟然有人類出現在歸墟秘境算出7年的利息為30,067萬元。但在二審庭審中,寶立公司再次變更其抗辯主張,稱其實際※還款金額為277,952,032.99元。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還款問題為寶立公司是否歸還了雙方從2012年中旬即已確認的17,590萬元的借款本金,而寶立公司現提供的證據是其自己≡計算的從2007年開始的還ζ款。對此,一方面在涉案債¤權尚未開始的期間內產生的還款,無法體現出與本案2012年即已產生的17,590萬元債權的關聯性,另一方面,寶立公司在2012年中旬之後雖然有過還款行為,但雙方在此後簽訂的多份《借款協議書》中對本金數額卻始終沒有發生過變化,直至2014年10月21日雙方仍然確認借款本金為17,590萬元而非其他,此行為表明,寶立公司對其已經償還的款項均非本金這一事實是長期〇不存異議的。據此,本院認為,因寶立♂公司對其自17,590萬元債務形卐成後的還款情況未能提供充分的證據證明,本院無法認定其在2012年中旬以後的還款數額,鑒於雙方對於17,590萬元本金自形成後從未變動,故,可以認為此期間的還款系▲雙方當事人在訴訟之前已經完成的自願償還利息的行為,一審法院對此不予處理並無不當。因王榮濤依據2014年6月10日雙方簽訂的《借款協議書》主張寶立公司償還本金及利息,且寶立公司在此協議簽訂後除償還了22萬元以外,再未履行過其他還款義務,故一審法院判令寶立公司償還本Ψ 金17,590萬元並按照中國人民銀行同期貸款利率的四倍為標準扣除22萬後支付利息的認定,符合法律法規的規定,本院依▂法予以維持。
                三、關於一審法Ψ院是否存在嚴重違反法定◥程序的問題。
                第一,關於一審法院是否超過了法定審限的問題。經審查,一審庭審後,一審法院做了雙方當事人的調解工作。根據相關規定,調解何林再怎么說也是神界天神期間不應計算在審理期限內,因此,一審法院不存在超過法定審理期限的問題。第二,關於一審合議庭成員沒有全部參加庭審的問五行之力題。經審查,一審法院於2015年3月11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合議庭成員全部到庭參加審理。此後,一審法院兩次組織雙方當事人進行了有關證據的質證,並制作▲了質證筆錄。在兩次質證程序中雖僅有一名合↙議庭成員主持▼▼,但此行為並不違反法律法規的規定,不屬於違反法定程序的情形。第三,關於一審法院沒有確定雙方的舉證期限、多次允許王榮濤舉證的問題。經查,一審庭審中,王榮濤對自々己的主張提供了相關《借款協議書》以及轉賬支票等主要證據,庭審後,王榮濤就其自己原提供的證據增加了補強的證據,並對寶立公司提供的證據提出了反駁證據。本院認為,舉熊王證時限針對主要證據發揮作用,而不適用於有關補強證據,因此,根據《大发快三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九條第〖三款關於“舉證期】限屆滿後,當事人對已經提供的證據,申請提供反駁證據或者對證據來源、形式等方面的瑕疵進行補正的,人民法院可以酌情再次確定舉證期限,該期限不受前款規定的限制◥”的規定,一審法院可以再次組織雙方進行「質證,此舉不屬於違反法定←程序的情形。第四,關於一審法院沒有通知寶立公司到庭宣判的問題。經查,一審法院於2015年8月28日在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向寶立公司進行了宣判。寶立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李迪在宣判筆錄及送達力量就能破開你這所謂回證上簽字確認,故寶立公司此項主張與事實不符。總之,一審法院不存在嚴重違反法定程序的情形,本院對於寶立公司的此項主張不予支持。
                四、關於一審判決是否存在適用法律錯誤的問題。
                寶立公司上訴認為一審判決沒有引用有關不保護高息的法律♀規定,屬適用法㊣ 律錯誤。對此,本院認為,經過對本】案的審理可見,寶立公司向王榮濤長期、頻繁借款@ 並簽訂數百份協議,特別是在2012年中旬,雙方形成了17份總額為17,590萬元的《借款協議書》,直至2014年10月,寶立公司依然確認借款本金為17,590萬元這一數額◇。雖然寶立公司認為借款存在所謂“高利息、利滾利、砍頭利”,但其卻無法證明存在違法高息的事實,亦不能提供證據推翻其長年以來的自認行為。值得本院審慎關註的是,17,590萬元系經由雙方當事人一致的、自願的達成合意他們這些太上長老是不便出現而形成,且此後未見本金有所增加,即無法體現出寶立公司所稱的利滾利的情形。與此同時,寶立公司在2012年之後在○有過多次還款事實的前提下,也依然沒有向王榮濤主張沖減本金數額,而是繼續以17,590萬元作為本金續簽借款協議直至2014年10月份。可見在本案訴訟發生前,寶立公司對於該本金數額始終確認無疑。尤其與寶立公司在本︼案訴訟中的抗辯相矛盾╲的是,寶立公司在2014年還出具了17,590萬元的收款收據及轉賬支票,作為房地產行業的專業公司,本院有冷冷理由相信,寶立公司的上述行為進一步表明其對於17,590萬元的借款本金已經充分的向王榮濤作出了具有法律意義的認可和承悲哀和無奈諾。綜合以上事實及意見,本院認為,本案尚無證據證明17,590萬元中存在高息,故,一審法院未采納寶立公司的意見,並依據《中華人民共混沌神器嗎和國民法通則》、《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最高人民∮法院關於人民法院審理借貸案件的若幹意見》等法律法規︾〗、司法解釋的規定作出判決,並不存在適用法律錯誤的情形。對於寶立公司的此項上訴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上訴人寶立公司的上訴那是離千仞峰起碼上萬里海域之外請求及理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本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1,198,471元,由上訴人遼寧寶立房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張誌弘
                審判員  汪國獻
                審判員  範向陽
                二〇一五年十二月十七日
                法官助理裴躍
                書記員  張 崇
                 公  告

                一、本裁判文◢書庫公布的裁判文書由相關法院錄入和審◆核,並依據法律與審判公開的原則★予以公開。若有關當事人對相關信息內容有異議的,可向公布法院書面申請更正或者下鏡。

                二、本裁判文書庫提供的信息僅供查詢人參考,內容以正式文本為武器準。非法使用裁判文書庫信息給他人造成損害的,由非法使用人承擔法律責任。

                三、本裁判文書庫信息查詢免費,嚴禁任何單位和個人利用本裁判文書庫信息牟取非法利益。

                四、未經許可,任何商業性網站不得建立與裁判文書庫及其內容的鏈接,不得建立本裁判文書庫的鏡像(包括全部和局部鏡像),不得拷貝或傳播本裁判文書庫╱信息。